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瓢虫少女』致优柔寡断的神明

 一个饿到啃自己大腿的怪人


我也很久没写文了


设定是中世纪血液崇拜亚人横行的驱魔故事


见习修女玛丽内特和小神父艾德里安

全员大概都是亚人

可能这种神经兮兮的文风不太贴合大家口味但也不要打我!!!



就是这张图的paro

很想看一起战斗的驱魔夫妇!!!(?


如果喜欢的话请评论一个我才知道该不该继续汪汪汪汪汪













致优柔寡断的神明  

 

 

女人献给男人无偿且纯净的爱,男人则给女人向前的勇气与栖身的胸怀,各取所需互相扶持着漫步于人生,本来已经足够脆弱的身躯和精神,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来自这个世界背面的生物所困扰着。让神的领土受到玷污,神的子民不再纯真可爱。

所有的错误都来自世界背面的影响,人类是神的最高杰作,他们理应正直温和,是黑暗在作祟。

『可战争只有人和人拿着刀剑,我以我的曲奇饼发誓没有见过任何妖魔会管这档子事。』

玛丽内特闻声晃了晃神,又开始在书本下卖命涂画。

『玛丽内特!刚刚是你在说话吗?再这样就给我进禁闭室!』本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讲述神学的女老师,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她叫道。

 

她拿这个老师非常没辙,连编理由或者解释的机会都完全不留给她,马上就会生气发怒。

 

上次寇依.布儒瓦在神学课上把嚼过的甘草团吐在了她的脚边,不过是小小的恶心一声,居然被关在图书馆里两小时。

『寇依,把你的镜子收下去,不然就让你们两去扫厕所。』当然,她公平的这一点让玛丽内特也还算心服口服,她可不在意高干子弟的心情。

玛丽内特咽了咽唾沫,左手不安的捏紧了些,她的小小朋友对于神学课总是有说不完的小道消息和个人意见。

 

神给我们御敌之护佑,我们以永恒且狂热的信仰作为小小的回报。我们与神的使者缔结下约定,终有一日我们能从恶魔的手中收复全部的神的力量,到那时我等都能跻身神的居所。

 

 

『全都去神界了,那我们该和谁缔结精灵契约好呢?土豆吗?』

玛丽内特快速的用笔把刚刚的讲义划下来,装作自己在认真的记笔记。

 

 

『阿雅!你们这些女生总是这么躁动!』老师怒喝道,粉笔准确的击中了阿雅的额心。虽然有些卑鄙,但玛丽内特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她的闺蜜兼同桌从半梦半醒中彻底清醒,这个时候居然能强装淡定地埋下头记笔记也是她的天赋之一。

 

 

 

『蒂奇,小心点。』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几乎是默念出来。

 

 

『所以我们拥有着各自不同的神力,信仰越强的人越能发挥出神力,这一段要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下周的小考肯定会考到!好的,就在这下课,希望部分同学能更注意点自己的纪律!』
她的目光不觉痕迹的扫过教室,玛丽内特提醒自己不要看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

 

 

『玛丽内特!你要去哪儿?我们不是要去和艾德里安抄书吗?』她匆忙的冲出教室,却被阿雅叫住了。

 

『玛丽内特,这儿很危险,我们得快准备!』她的衬衣口袋也不断躁动着,声音快要盖过老师的怒吼了。

 

『我刚刚是听到什么声音了吗玛丽内特?好像有点耳熟....上课的时候....』

阿雅搔搔下巴,她这个闺蜜有时候总是发生些神经兮兮的怪事,她都习惯性的无视了。

 

 

 

 

『抱歉阿雅,我妈妈叫我赶紧回家烤饼干呢!!回见吧!!!』

她揣紧了上衣口袋,仿佛是在阻止心脏从那里跑出来。

 

她三步两步的跃下了楼梯,敏捷得不像是平时的她,从教堂的侧廊绕过喷泉,午后的阳光是如此引人眷恋,但她黑色的裙裾只是短暂的扫过了一瞬,转眼间便钻进了灌木丛。

『蒂奇,你不该这样的,你可是我的秘密。』

『对不起玛丽内特,我只是想让你了解更多一点历史的细节,要知道神是...』

『好了蒂奇,我知道你担心我的神学课,但是我们还在赶时间呢!』

她穿梭在丛林里,人迹罕至的小路上长满了麦冬和藤蔓,她那石头一样的硬鞋底居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我觉得你应该至少让阿雅知道,她可是你的好朋友。』玛丽内特蹭蹭额头上的细汗,就在一个月之前,她走这么长的路至少要歇上三次。

『好吧我会考虑的,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大秘密。』

 

神让我缺少了某样东西,又给了我别的东西,这样我和别人就一样了。

 

她的脚小心翼翼的踏过长着干苔的小溪,和煦的光芒照耀在茂密及膝的草地上,草地的彼端坐落着破败的建筑,顶部已经坍塌之后的大厅中,只有基督像歪着插在神座之上,遍地都长满了茅草,只有这里的空气散发着十年前的味道。

 

『玛丽内特,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一只手从背后搭住了她的肩膀,她甚至没有回头,嘴角就忍不住扬了起来。

 

『艾德里安,我当然会来,没有我你可怎么办才好啊。』

那只手离开了她的肩膀,缓缓的滑动向下,最终握住了她的手掌。

 

『没问题的小姐,猫都是很独立的,虽然黏着你,但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打算。』艾德里安上下打量着她的背影,纤细的身姿包裹着学前修女的黑袍,背心的镂空绣着不那么精致的十字架。

 

『你应该让我来的,我会比这做的好得多。』

他另一只手划向她的背心,那里的镂空十字架甚至不是笔直的,周围的接口还留着线茬。

『得了吧小猫咪,我自己就是最好的裁缝!』她转过身,打趣的看向这位最佳搭档,他们相互扶持互取所需。

简直就像是神学课上述说的男女,那对贪吃的夫妇。

 

但他们两实在是与传说一点都不像,她平庸又青涩,除了嘴上能逞强没有什么比得过神子们,而她的搭档甚至不是完全的人类。

 

『玛丽内特,你实在是要提升一下口才,至少要在神学老师面前卖点乖才行啊。』他眨眨眼,翠绿的眼瞳闪烁着野生动物一样湿漉漉的光芒,他的五官长得柔和美丽,和他怀表里母亲的照片如出一辙。

 

她的搭档,神教八班的同学有着来自母亲的亚人血统,四分之一是真正的猫妖,而他的父亲则是不死者的后裔,真是神一般的组合,造就出这种令人神经酸痛的妖孽。

不死者本身据说是类似吸血鬼的永恒存在,近年来也被归类于人族血统之一,他们不吸血还能接触阳光,只要头颅还在就近乎无敌,而他们与人类进行接触后后代力量削弱,到了艾德里安父亲这一代,大概也只是比平常人更抗揍且长寿一些。

 

 

『得了吧小猫咪,我可不能对着老师放电,她对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无奈的插着手臂,对面这个男孩有着秀丽的容貌和耀眼的金发,没有人会不喜欢他。

 

 

『打情骂俏也就到此为止了,两位,不如我们讨论一下你们的紧急任务吧。』

 

黑猫的精灵从少年耳后钻出,它难得这么正经,平时的它比主人还要不靠谱一百倍。

 

『玛丽内特,实际上这件事我们管得越少越好,你知道的。』

他们是神的选民,使命就是保护神爱着的这个城市,十字军即将带着战火来到这里征集粮草和军队,到时他们都是士兵了,而普莱格居然说要清除必经之路上的障魔。

 

『如果他们到不了这里就好了。』少年轻声说出了她的心声。

 

『你疯了吗艾德里安,那些东西比十字军更伤人。』普莱格用它那迷你的脚掌使劲踢艾德里安的脸颊。

 

 

『实际上我们更需要关注自己的情况,西街出现了魅魔....』她也小声附议道,两位精灵一定都很后悔,居然会和这样自私的人签订了契约。

 

 

 

『没事的玛丽内特,你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蒂奇蹭蹭她的脖子。

『男人和女人,神和神子。』

男孩穿着合身的教服,他的身姿就像一挺细竹,牵着玛丽内特在街道上巡视,来往的行人看到他们纷纷退到一侧鞠躬,他们的行径确实值得让人这么做,作为城市的守护者,教徒的身份仅次于贵族,他们出身平民,所以比贵族更为亲近可爱。

 

『玛丽内特,学校里蒂奇说有危险,是什么危险?我可是担惊受怕了好一阵呢。』

玛丽内特握紧他的手,走的更快了些。

『她指的是老师,神学老师想来找我聊聊天。』

『是呢,老师的神力是风和音色,连咽唾沫她都能听见。』

 

 

她晃晃脑袋,无奈的笑道『神学测谎仪。』

 

女人负责无偿的温情和纯洁的爱,男人负责栖身的臂弯和前进的勇气。

 

 

 

『恶行终结的时候到了!恶魔!』

 

他们推开门,对于这样的画面早已见怪不怪。

女人伏在男人的喉头忘情的吮吸,他们的下半身还连接在一起,他们的发丝交缠,声色暧昧,或许就像一对真正的情侣。

 

『束手就擒吧!魅魔!!!』

 

 

 

他们是以爱为食粮的神之选民,原本都缺憾晦暗的人生因为彼此产生了希望。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