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莱昴】少年剑圣与非法入境者

      只是在玩火

很想写写看正太莱聚

明天更女装哇

















少年剑圣与非法越境者
   
   
   
    还算小的时候,曾经听祖父如此抱怨道
   
   
    骑士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业啊
   
    那时候的他与我,大概是毫无隔阂的才对。
   
    所以当我细问,他又继续说道
   
    骑士握着剑,剑上缠着的杂物太多了
   
    这到底算是对我的问题的回答,还是自顾自的,一如既往地对我的无视呢?
   
    我想是后者吧。
   
    手中的利刃明明可以斩断许多的东西,却又被许多的东西捆的结结实实。
   
   
    凡人如此,剑圣亦如此。
   
    随后,祖父的目光看向窗外,他无法从外孙的红发中联想出任何好印象,这对他而言,是带有恶毒诅咒一般的美丽特征。
   
   
   
    被问是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回答一定要是『骑士』。
   
    如果他想的话,成为画家就能被贵族争相追捧,作品也能被一代一代完美的传承,成为音乐家的话就会被万人模仿传唱,音乐会和见面会都满座,成为厨师会让人不禁想把舌头缠到他的手指上,永永远远时时刻刻和他所制作的美食活下去吧。
   
    虽然话是有些玄乎其技,但这毫无疑问就是事实,他是个生下来什么都不缺,估计以后也什么都不会缺的人。
   
    然而他所期待的骑士,是否也成为了其成业数百年间的无法超越的巅峰,这无人能够得知。
   
    或许有人会觉得,大名鼎鼎的剑圣,这样别无所求,没有追求过任何东西也没有缺少过什么东西的人生,未免有些缺少追逐的遗憾,明明还尚且年幼,却连任何挫败任何努力都没有付出过,实在是太过遗憾了。
   
   
    『你懂些啥啊,没有缺憾就是没有努力过的意思吗?』
   
    『昴,你怎么了?』少年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他的方向。
   
    『啊啊,没什么,倒是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菜月昴粗暴的把报纸捏成团,这个世界的报纸并不会发出现代那样咔呲咔呲的解气的声音。
   
    『嗯,我也很期待昴准备的下午茶。』他用袖口蹭了蹭额头的细汗,微笑着说道。
   
    『诶我有说过吗?』看着少年突然变得有点沮丧的脸,昴笑眯眯的揉了揉那头像是要烫伤手的红发。
   
    就像是小狗一样,他偷偷想到。
   
    『就给你特别展示一下菜月大人特制的蛋黄酱蛋挞吧!』
   
    『嗯!』少年快步走到他的身前,催促他走向凉亭。
   
    一般来说,大家都会吐槽[为什么蛋挞上面还要加蛋黄酱啊?考虑一下鸡蛋的感受可以吗?]
   
    可是这孩子根本不带有吐槽附件,基本上相处一个月以来,他对昴言听计从,除了晚上再怎么拒绝,也用软软的声音请求和他一起睡。
   
    这就是未来的家主,我觉得你家药丸。
   
    『昴,要加点红茶吗?』他闪闪发光的眼睛深深地刺痛了昴身为仆人的良心。
   
    『这种事以后交给我来,你...好好坐着就行。』
   
    『好!』
   
    大概没有比莱茵哈鲁特更完美的小孩了。
   
    即使在以前看的电视节目里,十二岁甚至更大一点的孩子都没有他这么听话乖巧,就算比他乖巧,那也没他聪明,就算比他聪明,那也没他好看,就算比他好看...大概没有这样的人。
   
   
    真想知道令夫人的尊容——无论谁都这么想。
   
    『昴,你刚刚在看什么?』
   
    不过,这孩子有个不太好的兴趣。
   
    『啊....没什么。』
   
    『今天的报纸吧,我看到边上有我的名字。』
   
    『看到了就别问啦!』
   
    他好像很喜欢研究昴的言行。
   
    『嗯,下次不问了。』
   
    『报纸上写了什么呢?』
   
   
    『.....』
   
   
   
    十二岁的少年剑圣,一直是城镇中炒的火热的话题人物,他被称作是『被神所爱的圣子』,作为剑圣的传人天赋异禀,据说甚至超越了传说中的初代剑圣。
   
    他想要的东西,都能通过神给予的『加护』得到。
   
    最近,围绕这位神秘的少年,青春哲理文学家们展开了深度的讨论,探究他是否因为某位大户小姐的美貌而日夜烦扰,他是不是因为人生太少追求而抑郁悲伤,有没有觉得青春抱憾而怨恨给予他天才的神明。
   
   
    实际上,菜月昴所接触到的少年剑圣,莱茵哈鲁特其人,比大多数人都更加努力,过分的开朗和阳光有礼貌,是当仁不让的三好剑圣。
   
    他的目标是当一个骑士。
   
   
    (你已经是了。)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并不会让那孩子有多高兴。
   
    菜月昴是,在一个半月前被少年剑圣莱茵哈鲁特救下的本季度最惨穿越男主角,不不不,如果是遇到他的话,那自己说不定只是《圣.莱茵哈鲁特传》的练级要素,关键时候给他挡一刀,然后说“遇到你我不后悔....呜哇——”这样的角色。
   
    自己想象这些也太过悲惨了。
   
    穿越到异世界来也是,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满是毛绒绒让人无法罢免的兽人堆中,对于他这样的狂热级绒毛控来说或许会高兴个0.5秒,随即发现外面是铁栅栏,自己在一个大笼子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能好好的揉捏周围质感无可挑剔的兽毛吗???
   
   
   
    拥有正常大脑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然而菜月昴其人,却可以一边烦恼不安一边肆意搓揉兽毛。
   
    对于兽人奇异的外观并不在意,对于他们为啥睡这么熟也不太有兴趣,只是展开想象力与罪恶的魔掌。
   
    然后他也变成了商品之一。
   
    在这个世界,好像黑发是很罕见的美色之一
   
   
    然后在慌忙逃跑的途中,被套上了项圈。
   
    和动画啊小说啊那种美少女所带上的可爱项圈不一样,这像是针刺一般令人绝望难受,屈辱和愤恨同时涌上心头,他咬伤了奴隶主的手腕,被杀心一起的粗野男人几乎打碎了门牙,被一拥而上的刀剑搅得乱七八糟,可还是活下来了。
   
    心脏大概快要和肾脏同居了——
   
    还有心情想这种冷笑话的时候。
   
    『你好像有麻烦啊,大哥哥。』
   
    他出现了。
   
   
    ——————
   
    对现在的昴而言,莱茵哈鲁特不止是救命恩人,更是唯一的依靠,他比起小少爷更像是小跟班,也根本不像是一挥剑就能把一群人卷到护城河去的猛士。
   
    如果真的有那种帮他挡下关键一刀的机会,那昴考虑一番也会去做吧。
   
    『昴,差不多该继续练习了。』
   
    莱茵哈鲁特走到面前,贴近他的耳朵说道。
   
    『啊...啊!?好的!』他猛的捂住耳朵。
   
    『嘴边有蛋黄酱。』湛蓝色的眼睛闪烁着细碎的暗光,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昴的时候,不止是腿,感觉自己的性取向都变得软绵绵的。
   
    昴还没来得及反应,温热潮湿的触感便接触到了脸侧。
   
    还差两厘米,初吻就要献给十二岁美少年了。
   
    那样的话,也不知道是警察先来把他抓走,还是他情不自禁自首一个先。
   
    他僵的说不出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孩子觉得刚刚礼数不够,保持着一张信签纸的距离,又说道
   
    『谢谢款待。』
   
   
   
   
    ————————
   
    骑士是很辛苦的工作,甚至有人觉得这是圣职呢。
   
    『是吗?』
   
    嗯,书里写的骑士都是又英俊又高大呢,万一以后长不高就麻烦了呢,哈哈。
   
    『多喝牛奶就行了。』
   
    那就这么做,我想成为优秀的骑士。
   
    『加油吧。』
   
    但是骑士的剑被许多东西所束缚,是无法使出剑真正力量的。
   
    『你从哪捡来这么深奥的话的?』
   
    祖父,骑士的剑需要保护人民,不让善人受到伤害,不让恶人得以善终。
   
    『管的也太宽了吧。』
   
    你这么觉得吗?不过骑士做不到这一步,还不如当个家里蹲呢。
   
    『学的真快啊.....确实我就是家里蹲啦!』
   
    剑术,礼数,修养,品德,骑士有好多东西都需要继续修行呢
   
    『先学学读空气如何?』
   
    那个也学!
   
    『算了吧,你还是个小孩,不必察言观色也行。』
   
    『以后也没必要。』
   
    他补充了一句。
   
    这是下午四点的主仆学习时间,昴需要尽快学会这个世界的文字,而莱茵哈鲁特则是看那些昴认为他需要看看的儿童读物。
   
    『你觉得保护人民很辛苦吗?』
   
    莱茵哈鲁特放下书,思考了片刻,缓缓的摇了摇头。
   
    『是吗,如果觉得辛苦,那就换个选项吧。』
   
    『有时候昴说话我听不太懂呢』他这种尴尬的暖场笑,让昴觉得格外受伤。
   
   
    『也就是说,有那种保护一群人的骑士,也有那种只需要保护一个人的骑士吧?』
   
    『王骑士吗?』
   
    『不是王也可以,你想保护的人,什么公主啊大小姐啊,做她们的骑士不就好了,那样也比较轻松。』
   
    『不是王也可以.....』
   
    『童话书里应该看过吧,只用打打恶龙,就能追到公主过一辈子甜蜜现充生活喔?!』
   
    『嗯,我会考虑的。』
   
    骑士的剑因背后的人而锋利,因心中温柔而坚强。
   
   
    不是所有的人民而是那唯一的一个人,确实会轻松很多吧。

评论(5)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