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re0』女装男子高中生的异世界恋烦

这个梗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世界の糧 

给我的

其实就是改动时间线让女装昴在异世界跑来跑去绽放自我——

虽然如此却是莱昴哇

因为我真的超久没写过文了所以如果漏字缺字逻辑不通也欢迎指正哇!!!

第一章暂时没有莱聚because试看而且想正规一点点,如果有妹子喜欢就好了


莱昴真的太好吃了











      1



『如果是对爱的宣誓的话,没有比这湖畔更适合的了,花朵与树木,水波和浮云,一定都会不分时节的永远祝福我们。』


从四面八方,传来了质量马马虎虎的、东拼西凑而来的大自然的声音。


『可是....』


男性的声音像是处于尴尬的变声期,他的嗓音让这令人厌烦的台词变得更加拖沓难堪。


『如果不是那样,就请您离开吧,带着不该被永恒起誓的我的爱,离开此处吧!』


学校的音乐厅还算过得去,女主角哀怨的拒绝一遍又一遍的在蜂孔回响,终于彻底让他清醒了过来。


喔,原来我还在看戏剧社的表演。


菜月昴晃了晃神,一个人真正无聊的时候,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懒得回想。


『奥蒂莉亚,我爱你,不输给这世间的任何生物....』男主人公在灯光下显得印象模糊,他穿着的廉价墨色燕尾服配上胸前拥抱着的红色玫瑰,几乎刺瞎了在场任何一个稍有配色水准的观众的眼睛。


昴还是迷迷糊糊的眯上了眼睛,他头不受控制的往左右倒,突然听到旁边的男生呼吸一窒。


为啥会这么困呢?


发誓吧,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别无选择非他不可,许愿吧,你与他非在此刻结为连理不可,握住这将与你相伴到天荒地老的爱人的手,接受祝福吧。


如果需要证人的话,那便是世间万物。


他几乎把这烂剧本的台词背的滚瓜烂熟,但年年学校都会把这破舞台剧翻新再翻新,有了无数个花哨娘娘腔的美青年奥尔多纳与忧郁悲观的精灵奥蒂莉亚。


还有八分钟就会结束散场,奥尔多纳被精灵的利刃刺穿胸膛,只因为他回答爱意有了片刻犹豫。


嫉妒的发狂的精灵将自己也埋进榕树之中。


希望你用那双注视着世界的双目,来紧紧束缚住我的心。


『那个....之后想、一起去转转吗?』陌生的呼吸一窒同学突然说道。


一般来说,人注意到有人与自己对话,是明显的察觉到对方的视线朝向自己,但昴即使低着头打瞌睡,也能明白这是在对自己说。


那是因为,呼吸一窒同学的呼吸恰到好处的刺激到了他位于耳垂的不可名状的神经,而且这股向往着青春恋爱喜剧的热情直穿他的耳膜。


〔抱歉,我之后有约。〕


〔抱歉,你不是我的菜。〕


〔好啊,先去和我地狱的前男友们打个招呼吧!〕


莫名其妙的选项就这么涌上喉头,他猛然想起,一开口,就会比以上三个选项更加全面的伤害到少年的心。


虽然是这么个还算过得去的外表,但嗓音绝对是正品的日本男子高中生独有的清亮音色。


想到离这么近也对这个事实毫无察觉的同班同学呼吸一窒君,以及他青涩少年或许是第一次的搭讪,昴的背后冒出了不知是愧疚还是得逞后余惊的冷汗。


『奥蒂莉亚,你为什么不明白?人是很脆弱的,他的胸膛被你刺穿,已经没有心脏再为你跳动了。』


他咽了咽口水,从裙边的缝袋里拿出了手机,调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他看。


人是很脆弱的,第一次的搭讪如果二十秒内没有收到回应,会在未来数秒内造成成倍心理阴影。


意思是〔我今天没空但是可以下次,这是我的号码。〕


不用说话也能表明意思的技巧,他很早以前就领悟了,因为自身原因,不接触眼神就能察言观色的能力,不交谈就能大致摸清对方性情的能力,他大概都从实践中学会了。


大概还有,不好笑的事也能不停傻笑的能力吧。


还真是多才多艺啊,我。


『啥意思,把这给我吗?』


意料之外的回应,这嗓音还是比刚刚粗狂了不少,所以说青春期男生得意忘形起来就是.....


『你以为这样就能赔偿本大爷的损失吗?!!臭丫头!!!』


即使是跳跃性思维极强的他,也没能跳跃到这一步。


一张看上去就有杀淫抢掠无恶不作嫌疑的脸凑的如此之近,绕过他伸出翻盖手机的臂膀,仔仔细细的审视着他。


『你想怎么赔偿老子?小妞?!』无恶不作男突然扯住了他的头发,使劲的把他往上提,迫使他伸直脖子。


假发、假发要掉了。


不对。


『放开你的手!!!』他的攻击性总是来的这么迅速,用腿飞快的拉开了两人距离,虽然话是这么说,也只是对着男性的弱点一直猛踢罢了。


一个正常的男人,是不会第一时间担心自己的假发的,觉得自己稍微有点神经质。


他揉揉发痛的脑袋,紧盯这被突如其来的膝击打倒蜷缩在地的无恶不作男,他的背后还站着两个看起来等级差不多的小混混。


接受现实似乎有些迅速啊,我。


『小妞,突然出现撞伤我哥们的医药费,刚刚可能导致他二次受伤的费用,你应该....准备好了吧?!!?』虽说拳头捏的卡蹦脆是很好很有节奏,但还是希望能保持一点点距离.....


『肉偿也不是不可以,长得还凑合。』



突然靠近的巨大阴影,就这么贴在了他的身前,他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肥硕的肚子,和墙壁一起挤压着昴的身板,虽说本来是有些冲动的个性,这个时候都被对方的实力吓到十分理智了。


『而且,黑发不是很多见呢....』他不怎么艰难的,就把一缕昴的发丝放在了厚唇边,看起来像在盘算的品尝起来。


不知为何会在这里联想到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是假发还真是对不起。


『大概值个几金吧。』居然真的是在盘算吗?



因为实力差距太大,都只能将气力专注于吐槽了。


粗糙的布料摩擦着他的大腿,试图挤进他的双腿间,这巨汉吸口水的声音居然比他松裤链的声音更难听。


这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百褶裙,现在被这巨汉的大腿蹂躏的需要回收进可燃垃圾箱。


小个子的混混对着他从背后被拉起的裙边吹口哨,男人果然都是白色派呢。


他的手机被无恶不作男夺走,看他有想拿回来的意思,又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人的虎口总是能让大部分东西不舒服....大部分。


偏偏是这种时候,冷静的不得了,脑袋转的快要停不下来。


就当被狗咬一口吧,反正马上就会换顿揍了。


『就到此为止了!!!』


诶。


就像是耳朵从未享受过的高级待遇一般泠然清亮的女声。


因为脖子无法动弹,他只好努力的转动眼球来看向声源。


纤细的少女身影出现在了不知何时这样耀眼的小巷的门口,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本能觉得她非常的美。


因为追求美便是本能。



我是什么时候到这种小巷的?


多亏了她的出现,给了昴片刻思考的时间。

评论(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