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中翅 米优』未来人鱼设定 Bi hazard. Ⅰ

   

这算是赶上了还是没赶上握草累死了米总生日快乐




『欢迎您再次选择由帝国D-5734区代理的星际航班,预计空间震动级别为可控级Ⅲ级,在二十分钟后即将开启登记,请注意及时登舱。』

他捏了捏脑后的胶囊状控制键,关闭了来自飞船等候厅的语音提示。

百夜米迦尔暗自叹了一口气,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国家,无论身在何处都会迅速被国立平台的系统检测到,虽然声称是为了给国民提供最好最迅速的服务,但这样毫无隐私感。

『尊敬的百夜米迦尔先生,您所订座的23-E靠窗座已被高级用户占用,非常抱歉,我们将为您另选舒适的座位。』

就在他正准备步入侯机舱时,耳机中再次响起了来自等候厅的提示音。

这就麻烦了。

在星际旅行中时常会有这样的状况,自己所选定的座位被更高级的用户强占,然后系统安排座位又会跳过同等级的用户占用下一等级的座位,用弱肉强食来形容也不为过。

但是像米迦这样的军校新生,能订到的票只能是高等国民级,说不定就会把行程推后到下一班飞船。

『尊敬的塞尔塔.帕桑维多小姐,您所订座的37-A靠走廊座已被高级用户占用,非常抱歉,我们将为您另选舒适的座位。』

“啊,非常抱歉!”

他邻座一位抱着孩子的女人,不小心把麦克风拔掉了,里面熟悉的女音泄露出来,米迦不由得有些同情。

居然马上就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就在刚刚还有些生气。

那名女子轻柔的捡起了她掉在座椅下的耳机,再次对米迦致歉,被陌生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是这样失礼的事吗?

她怀中的孩子皱了皱眉,更加靠近了母亲的胸脯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有很多商务舱座位被占用了呢....平时可没有这种情况。”

她又轻声说道,把耳机重新塞进了通讯手环,她的孩子被粉色的珊瑚绒毯包得严严实实,露出的额头覆盖着暖银色的绒发。

她温和的看着这位样貌出色的学生,不知不觉就开始和陌生人搭话了。

为什么...平时内向,除了亲人朋友之外都不敢搭腔的自己,会向这样一位神情冷淡的军校学生自顾自地说话呢?

她无暇思考这些,继续说道。

“我刚刚听到邻座的小姐说『坐在经济舱真是太糟糕了』之类的话,她现在大概在找客服呢。”

她下意识掩紧了包裹孩子的被褥,因为那位有着冰冷容貌的男生,用有些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啊,是的,这孩子是半人鱼。”她像是普通的和朋友谈晚上的餐点一般,把她最羞于启齿的秘密说了出来。

手指不受控制的,轻轻拉开了安睡的孩子脑侧的软布。

那里露出来的并不是属于婴儿的小小耳朵,本来属于幼儿的一切都会让人感到温馨可爱,小小的手脚和轻柔的呼吸,都会让人类产生保护欲才对,但这其中并不包括不属于人类的部分。

人大概是讨厌非人类的部分混合在人类之内的。

那是一对随着幼儿平稳的呼吸,轻轻颤动的青色耳鳍。

“是的,那位小姐恰好是商务间的最后一位,很不容易才赶上了呢,真是太可怜了。”她淑女的掩嘴轻笑,明明这名男子都没有提过问,只有她一个人自说自话会不会有些奇怪呢?

他泠然的面孔微微动摇,对她微笑了一下便离开了座位。

『尊敬的百夜米迦尔先生,您的座位信息已经生成,请迅速从C舱口进入57-E靠窗舱,剩余退款和违约金已抵达您的主账户。』

如果从他的23座,到尾座的50座为止都被占用,那也可以视作已经占完了整个商务间了吧,米迦联想得到很多可能,但最先冒出脑海的,却是一个王室同窗所说的『舱中情侣』,顾名思义,在公共场合几对情侣定下包间,飞船穿越虫洞会有十分钟左右的窒息期,对人的精神产生极大的幻觉影响,据他们所说,这时在舱中来一炮,快感非常。

世风日下。

『米迦』

『学生典礼就要开始了』

『还有两小时』

『你在哪里』

『看到立即回信』

他打开通讯手环,『监护人』的信息立即塞满了屏幕,他甚至能够想象到那张稚嫩的脸绷得紧紧的就要炸裂开的场景。

他的『监护人』兼『校董会主事人』克鲁鲁.采佩西要求他昨天就到学校报道。

他并没有和监护人住在一起,每逢学校假期就会直接回到家乡,再在开学的前两三个小时赶到。

虽然也有一点想给监护人找麻烦的意思,但他也是确实很喜欢家乡。

和新开发的星系不同,它作为文明的出发地,有着比其他文明先进的星球更加原始的文明。

『欢迎登舱,57-E百夜米迦尔先生,您的实时路况已被高级国民用户克鲁鲁.采佩西预订。』

这可真够狠的,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到。

『米迦,我只说一次,一小时三十分钟之后,如果我再没有看到你刷卡进校门,明天开始你就去农业学院种树吧。』

耳麦里传来了少女忍怒的声音,他不作反应,默默的摘下了耳机。

“那边的!注意注射量不要太大了!会有过敏反应的!”

“全体带好防震头盔!”

从薄薄的合金门的对面,传来了沉重机械搬动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不下数人粗糙的呼吸声和枪械上膛的声音。

看来不是普通的富二代找乐子了。

这是什么,有些耳熟的声音。

一般的星际国民是不会常听到的,除了原始文明发迹的母星之外,其他星球无论如何都拟造不出来的文明风景。

这是海水的声音。

数十吨数百吨的海水,由于月球的引力不断的拍打上海岸,沙砾被打碎磨圆,数之不尽的海洋生物的残骸被冲打上岸,恰到好处的温度和酸度,其他星球无法模拟出的巨大奇迹。

海....?

不可能吧,想着隔壁可能搬进了一个水族箱之类的场景,也太幼稚好笑了。

“我警告你,不许再在平民里滥用能力喔,虽然你还不是军人,但这样无法获得军人资格证。”

他的通讯手环里,像是猜到他会摘下耳机一般,出现了这样一条信息弹出。

太晚了,他已经用过了。

他并不是普通的军苑学生,在这一代的少年之中,有着近10%左右的特殊能力者,医疗检测的某一环好像能从普通人中把这些人筛选出来,强制入军和重点培养不用说,就连跟踪芯片,也是直接植入后颈的类型。

那些事情都无所谓。

他只要能为那个孩子报仇,做什么事也无所谓,要是能夺回他,什么也无所谓。

如果能有一天,为他使用这份能力就好了。

『神经调控』

在某一个米迦还概念模糊的时间点,世界分裂成为了两半。

这个世界的概念和一百多年前不同,那时候人们不过是在狭小的母星上商议着如何继续利用这颗满目疮痍的星球最后的价值,而现在这个世界,则横跨数十个星系,并且不断的向外扩张,就像是病毒一样。

而这场分裂,也就像是本来共生和谐的病毒,开始在细胞之内争夺撕裂一般。

这是改造人类派别的人鱼,与依靠自身潜力的原人类之间的战争。

“喂!那边的新兵!别他妈畏首畏尾的!过来把枪给老子支好!简直像个臭娘们!”

“把这些该死的就仓位给老子清出去!!!你们他妈的知道营养液和这玩意待在一起有多危险吗?!!”

门后传来闷闷的叫骂声,从只言片语米迦已经能猜到那是什么占用了他宝贵的商务舱了。

他若有所思的打开通讯手环的虚拟平台,点击出了今天的战事新闻。

左上角还有一封未读邮件,是他那焦躁的监护人发来的

『别把你那破神经调控用在平民身上』

『今日我国军方在A-00001尾线与敌对组织交锋,出动突击队一支,后方补单队两支。活捉人质十四名,枪杀十三名。』

这样的信息结合刚刚的声音,就算是小孩也能猜到那是什么。

唯一留下来的那名俘虏,肯定就是传说中的人鱼。

人鱼吗

米迦摇摇头,卸下衣物躺进了和室温等同的营养舱。

『米迦,我们一定得逃出去,这种地方一秒也不能呆下去了』

他晃着自己肩膀的力度,与现在营养舱产生浅眠波动的力度,真的非常相似。

『至少只有你,得从这里逃出去。』

满溢着葡萄香和绵羊毛的仓库,少年认真的脸无法忘怀

我才不走,除了你身边,我哪儿也不去。

他陷入了睡眠。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