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终炽 米优』endless nightⅢ





赶稿.....要死喔......

想起之前觉得眼睛疼然后贴眼膜结果早上起来眼膜不见了然后嘴里回荡着一股消毒水味(ಥ_ಥ)

眼睛不见好,胃口倒是好了。





祝本章也食用愉快!!下一章终于可以开始打游戏了呢!!!








〖小优哥哥,铲猫屎可以增加人物的形象度,也能让部分角色的好感度加成喔。〗


〖百夜凌美好感度+3〗


〖小优,采集酢浆草可以制成初级体力药水,给自己的角色提升HP喔〗


〖百夜奈奈好感度+3〗


〖当初级建设完毕后,可以点击摇一摇,随机选取附近的城邦进行挑战喔。〗


〖百夜雄太好感度+3〗


〖百夜米迦尔向您发起了〖小优能示范一下什么叫颊吻吗〗智力问答,任务完成奖励经验值1000,酢浆草500,随机召唤卷一张。〗


〖百夜米迦尔好感度+20〗


优一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是他开始这个游戏的第三个小时,就已经身心受创,但还是双眼含着老泪继续玩了下去,剧情部分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还有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只是对话就能换到他三小时也采集不到的资源?!!!剧本制作是你亲妈吧!?!


『请问是否接受任务?』


『好啊好啊啵啵哒』


『我选择狗带』


『坐过来自己动』


怎么办......一个也不想选?!!而任务发出者百夜米迦尔,正用那双波斯猫一样蕴含着深意的眼睛瞅着他,一般来说这些npc都会自动无视掉优一郎面前悬浮的系统框图,但是百夜米迦尔好像看着那里然后偷笑了两下,等优一郎回过神他又回到了最初的略带迷茫的表情,这家伙绝对有在笑!我看见了!我要出游戏!!我不玩了?!!?


『默认十秒无操作之后系统将默认优先选项.....一,时间到。』


『坐过来自己动。』优一郎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这样他可能一辈子也说不出来的总裁语录,保持着严肃面容,甚至还带着一丝宠溺眼神的他,下一秒突然如同『终结的炽天使』正片战斗中一样每一秒的截图都变成了表情包。


而且!!!而且你说好数十!!!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都没有?!!!


『真是拿小优没办法啊,连颊吻都不知道吗?』米迦尔凑近优一郎的身侧,原本因为优一郎刚刚的退却而拉开了的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米迦尔手脚并用的快速凑近又再一次缩短了,随着他的动作,脸侧的烛火突然动摇,身下的木质台阶发出的清脆声音也暧昧起来,他只消一瞬间耳垂便通红的发烧起来,米迦尔靠近了他的胸膛,少年纤细薄弱的肩膀贴上了他的锁骨,近的能够听到对方鼓动的吞咽喉咙的声音,像是比烛火还要更加令他感到灼痛的米迦尔的手指,不轻不重的按在了他的蝴蝶骨上,整个人像是被他....不不不,就是被拥进了他的怀抱当中。


当湿润刺耳的声音响彻他的耳膜时,优一郎才逐渐恢复了思考能力,他的耳垂传来了一阵不太妙的刺痒感,难受的想要把这个部件一下子卸下来,心痒的想要让这刺痛传达到更深处。


米迦尔在舔弄他的耳朵,一开始只是轻轻像猫科动物那样试探着友好性用虎牙磨蹭他的耳垂,然后更加大胆的探出唇舌侵略耳后和下颌线,时不时发出的舒服的呜咽声会让人觉得这真的只是一只大猫。


『恭喜玩家达成任务『米迦尔的颊吻』任务完成奖励经验值1000,酢浆草500,随机召唤卷一张。』


要不是亲切的系统提示,优一郎可能现在都云里雾里。


而当他正犹豫着在『要不要把他推下楼梯反正我有复活卷』和『不不不我们既然是家人那我就应该把他赶出家门吧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个设定』中徘徊着,而没有留意到一瞬间随着系统提示僵硬了动作的,面色逐渐阴沉下来的百夜米迦尔。


优一郎醒来时看见的,是自己家浅蓝色的天花板,淡金色的晨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投进这个沉浸在睡梦中的房间,耳边响起小鸟悦耳的鸣叫,优一郎挠挠一头乱发,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祥和的场景了呢....大概也是一周有余,优一郎平时的忙碌生活可是没有机会体味到这样鸟语花香的气氛的,毕竟是....


学生嘛。


『迟到啦?!!!』他连忙跳下床,也不管先抓起的是衣服还是裤子,拿着就往里钻,跳脚了半天后发现,反正已经迟到了,不如翘掉算了。


优一郎的四肢表示他举四票同意,优一郎的大脑给他点了三十二个赞!


楼下有着父母外出留下的纸条和已经冷掉的西式早餐,他们似乎要外出几天,在枕头底下给优一郎留下了生活费,话说既然进了房间就顺便叫醒他啊要不要这么暖这可是学生诶让他这么睡下去这么好吗?


优一郎撇撇嘴,他应该已经习惯这样了,不如说这样的生活变得有些陌生起来,按理来说他从小到大已经和父母生活了十六年,他们三天两头外出是合情合理的事,自己刚刚一下子感到异常才是不正常的事吧,他回忆起刚刚的感触,可能是被那个仿真度过高的游戏给吓到了吧,总觉得餐桌庞应该有一堆小屁孩晃着小腿等他开饭,厨房里应该有一个同龄少女忙碌着盛放盘子,空气中飘散着咖喱的香味,他的身后鬼使神差的冒出一位少年,亲昵的蹭蹭他的脖子。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


那名少女转过身,对他无奈的垂垂眼,伸过来一个银色的餐盘。


『小优,过来帮我一下。』


『啊、好。』他愣了片刻,伸手接过那个盘子,径直摇了摇头,这一定是走火入魔了,优一郎暗暗提防着自己,想起那个同学的事情。


有一个男生坐在优一郎对面,非常喜欢玩一款游戏。


然后他退学了。


『你在想什么?』茜微笑道,她一边跟优一郎说话一边把手中的胡萝卜切片,滑进水槽中,动作自然流利的就像是真正的人。


『啊....没什么,什么时候才开始冲关卡?』像是这样露骨的提问可以直接向小茜或者米迦两个主要npc提问,至于那群看上去能正常说话都觉得好神童的小屁孩就不在范围内,比如刚刚的时候,优一郎问小葵。


『你的能力数据是多少?』因为这个小朋友总是用好奇而胆怯的眼神看着优一郎所以他决定直接跳过米迦尔,从这个小朋友开始慢慢练级。


『我喜欢吃优哥哥做的咖喱喔!』她开心的合拢手指,姿态萌不胜收,可惜答非所问。


『你现在几级啦?』他决定换个问法,这样看上去或许会像是蹲守幼儿园的死变态。


『米迦哥哥是优哥哥的王吉吗?』她天真的抱拢拳头,哇喔,真是厚可爱啊。可惜答非所问。


关键的问题只有茜会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回答,如果继续让米迦尔回答问题,优一郎本能的就会把手放在退出键上。


『啊,米迦说,有事要找你呢。』


这个并非茜也听不懂他的问题,只要在这个游戏里,茜的话绝对是最有研究价值的。


她的意思是说,跟随这一段剧情就能得知冲击关卡的线索情报,而这一段情报,则又是由系统亲儿子米迦尔掌握。


而且这家伙明明就黏在自己身上,哪需要小茜特别提供线索?!!!


『呀小优,我正好有话要对你说呢!』


优一郎额上的黑线已足够lo主织两条新毛袜。


『你不是一直想要......逃出去吗?』


那双闪烁着兴奋的,和期待着优一郎夸奖的眼瞳,莫名的让他感到了不安。





『啊,中午好,今天小、.....优一郎同学没有来学校呢。』


『那个已经顺利的交到他手中了呢,非常感谢你地帮助,我会把剩下的钱打进你的账户。』


『我不会做坏事啊,我和他.....是熟人喔?』


『报警吗.....不会变成那样啦,你真的是一个好朋友呢,我为他感到幸运。』


『只是一个小玩笑......我们玩的很开心。』


『再一次,感谢你。小优的朋友君。』


片刻后传来了挂断的滴滴声,少年轻叹了一口气,回头去看那个安睡在床上的身影,眼神中的阴霾渐渐化解。


理论上来说,他应该算是不法入侵者。


评论(2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