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终炽 all优』恋爱病 第三章



※纯食注意

※恋爱病解谜

※lo主的智商不足尚未充值




填坑!!!填坑!!!


※第一视角时常变换













恋爱病


所谓的恋慕或者是爱情,基本上可以分做两种,互相倾注的恋情称作爱,单方面投入的爱意,不求回报也无需知晓的恋情,似乎是一种病患。


围绕着『百夜优一郎』,所有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疑问,发自好奇或者发自恶意,他是个会吸引别人的视线的存在,虽然他的确一转学就立即被录入了剑道社,仅仅三天就打败了门将,被部长格外看中,不喜言语却自然而然的融入在班级之中,虽然没有人跟他搭话,但经过他的身边,或者是偶然对上了眼,都能很轻松的放松神经,也就是〖理应有这个人。〗


『要邀请优一郎君吗?联谊会还差一个人吧?』


『....还是算了吧,他看起来不像是会同意的样子呢。』


女孩子苦笑的声音,时常的在他耳边环绕,他小心翼翼的把头埋到双臂之间埋在桌上,一只眼睛从腋下的缝隙,复杂的看向那个窗边理应存在的人。


他正在睡觉,碰巧的和他使用着同一种睡姿, 半边脸颊藏进臂弯里,鼻梁靠在探出怀抱的指节上,指甲修剪的圆润干净。


非常端正清秀的长相,眉型利落又英气,他睡着时眼睛半开半合,看起来像是半梦半醒,却只有长期这样观察着他的神态的自己才知道,他此时打雷下雨地震火山也难以唤醒。


比起单脸蛋就更出色的优一郎来说,自己还真是一无是处。


『果然还是邀请一下吧...?我觉得不是优一郎君就不行啊,男生。』


『好吧好吧,真是受不了你啊。』女生的笑谈声近在咫尺,她们就站在离自己不过十公分的地方聊着联谊会的事项,短裙的皱褶上别着精巧的小徽章,摇晃的笔直双腿就在他眼前,任谁都会想要去摸一摸看看吧....?


她们或许是那种不太自我中心,但是绝对也很任性的女生吧?不是xx就不行,其他的人都不够格,想要和谁接触想要和谁保持距离,这么干脆利落的地方也不惹人讨厌。


不是优一郎君就不行。


他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狭窄的视线已经被灰色的裙摆完全的挡住了,但他没有觉得妨碍他观察百夜优一郎的女人很可恶,因为他可能已经看的太久了,甚至连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都大概能摸清楚,比起这个他看到女生离自己这么近才是更为难得的经验。


明明应该是这样才对。


我一定不对劲吧...?明明比起长期接触的事物,有新鲜感并短期好奇的东西才能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啊,心理书上也写的很清楚啊,为什么自认已经完全掌控了自己的他,会不受控制的想要去看百夜优一郎?


在几近封闭的,由双臂组成的小小世界中,少年不断的喷涌出灼热的呼吸,他的指节紧紧的掐住自己的上臂,有多疼已经感觉不太到了。


这一定,是憎恨。


都是因为你太显眼了,所以无用的我就显得更加悲哀了。









一日千振。


由养父、虽然自己不怎么愿意把那个家伙这么称呼,至少户口簿和名义上是这样,但如果真的这么叫了出口,一定会收到非常过分的,嘲讽的眼神。


这种人还是直呼其名的好,优一郎早就暗自下定了决心。


他给对剑道感兴趣的优一郎制定了目标,不但过于苛刻,也潦草至极的每日的日常,在庭院里对着空气壁振刀一千下,怎么听都像是从被窝里想出来的破方案。


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儿童太过严厉,而对于正在成长期,拥有灵巧的身体正需要磨练技巧的少年来说又过于死板的日常。


优一郎时常不满,这么枯燥的素振真的能成为红莲那样的优秀剑士吗——这样抱有着疑问。


『不会吧,大概。』思索了片刻,仰躺在被炉下毫无平时形象的青年人,抓了抓濡鸟色的短发说道。


随即被儿童拖鞋踩到了脸,幼猫一样炸毛的声音渾沦不清,但大概就是『真亏你骗了我这么久啊』之类的内容吧。


红莲是一名警官,但应该不是那么普通的职务才对,他对于自己的事情守口如瓶,应该是说对于优一郎的提问从来都爱理不理的样子很火大,就连他是个警官这件事,都是从上锁的衣柜里无意掉出的勋章得知的。


虽然是个很厉害的人,也应该是个很伟大的人,但是果然很恼火。


关于他的身份不普通,则是因为另一件事得知的。


至今想起来心脏还会战栗的,可怕的事情。


来到红莲独居的公寓大概两个多月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呆着的生活了,红莲出入不定,时常会在半夜接起一个电话就披起衣服往门外赶,那里已经有一位女子带着外套等在门口了。


还是会很想回到孤儿院,米迦的拥抱温暖又柔和,两个人一起入眠的日子就像是昨天,实际上很不想离开他们。


『我会帮你复仇。』


陌生的青年凑在耳边说的这一句话,却让本已经熄灭的怒火死灰复燃,他几乎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个人如果说会做,那就一定能做到。


所以犹豫了片刻,就跟着一濑红莲回到了他的住所。


可是每天除了去规定的学校上课之外,就是回到公寓等待红莲,两人之间的交流少之又少,知道他在做警官,所以也对他的工作内容好奇的不得了。


『你平时工作...都干些什么?』试探性的询问。


『闭嘴吃饭。』


『你今晚也会出去吗....?』装作平常,像是聊天一样的试探。


『闭嘴睡觉。』


『.....』


就在这样的烦恼的每一天中,优一郎静静的度过着这样试图了解一濑红莲的过程,在半夜他归家时,躲在门缝里看他做点什么也是日常,但总是很快就被红莲从房间里揪出来。


『要是半夜你实在很闲,那就至少说一声欢迎回家啊?』


红莲叹了一口气,思虑着什么一般开口道。


『欢、欢迎回来!』对着和以往不太一样的黑色身影,他不太习惯的开口道。


『啊、这样吗、你是.....一濑红莲的什么人?孩子吗?』


诡异的腔调和略微有些驼的背脊,让他背后升起了莫名的凉意。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