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终炽 米优』随后蝶从蚁走

我跟你们说,赌博害人。

我投骰子输给了翅膀两篇文然后还不知悔过接着又输给岑六张图.....所以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结果昨晚翅膀投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骰子我又屁颠屁颠的跟着投了。

然后这一篇是轻松童话的魔法米优♡magic!也就是输给鸡翅膀的文,我觉得我就不该碰骰子,或者说这个多余的娱乐项目就不应该被开发出来!!!(ಥ_ಥ)

一夜之间变成了赌赢少妇美羊羊非主流的七一已经惨不忍睹,要不是备注还在差点一失手删了她。

虽然很想写那种很有逼格的宗教文可是本性难移(ಥ_ಥ)

送给赌神鸡翅@百夜丙丁 ,祝大家食用愉快!!!

苗木君保佑我下局要出6。   
















随后蝶从蚁走

他人的哭叫声不知为何,听上去就像是甘美的蜂蜜那样令人着迷,啊,或许是我个人更加偏爱着蜂蜜也说不定,也有那种看到蜂蜜就感到不适,更加喜欢白糖或者甜甜的牛奶那样的人吧,总而言之,对于我们这样的甘党、或者咸食派也一样,他人的不幸就算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令人心痛,非常的想要亲自出手拯救他们,但是否有注意过自身的真实想法呢。

只要一度浸溺这样的自知之中,便再也无法罢免回到自我救赎和堕落到泥沼之中的滋味。

在很久很久以前,也不知道是多久,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年历之中,存在着一位非常贤明的女王大人,她拥有着一座非常广阔的都市,在这之外的世界她或许不值一提,就像是贝砺中被剥出来的沙石那样平凡,她的身份在这城市之中她无以伦比,她有着许许多多的羊群以及数以百十计的衷心的牧羊犬,羊群大多温驯听话,那些不听话的也将在牧羊犬的视线下瑟瑟发抖,无法懂得命令的牲畜将被咬穿喉咙。

女王大人需要冬日保暖的羊毛,以及拴住牧羊犬用的羊毛搓成的缰绳。

明明只要乖乖交出不会致命的分量的轻软羊毛贡献给女王大人就能够持续的、甚至是永久的享受这安宁的生活,却总是有这样愚蠢的绵羊试图背叛温柔的女王大人,这只纯黑的绵羊策划着逃离城市,寻找自己的出生地——有着湛蓝天空的丑恶外界。

这一切都被忠心耿耿且一心爱着女王大人的其中一只牧羊犬看在眼中,为了柔弱容易受到伤害的女王大人,为了那个身居高位祈求着国泰民安的小小的少女,他决定沉默着粉碎这个可笑至极的计划。

纯黑的绵羊在黑夜之中奔逃,带着一心信任着他的家人,愤怒的牧羊犬拦住了他们最后的去路,好心奉劝他们早点放弃这一条叛心,而这一切都没能传达到桀骜不驯的黑羊的耳朵里,不过是威胁式的杀掉了几只它的同伴,便冲上来要和可怜的牧羊犬搏命,这个时候,另一只羊羔——不起眼的纯白的小羊乘着牧羊犬不注意,伤害了它,然后逃出了永恒的乐园。

一时都分不清是谁更加的卑鄙,被忠实所蒙蔽的牧羊犬躺在血泊之中,听到的却是女王无情的责备。

黑羊被女王小心翼翼的圈护起来视若珍宝,差一点失去性命的牧羊犬却被永远挡在了女王的心门之外。

『这种书也能出版吗.....?』

优一郎合上书页,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像这种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连凑字数都完全不行的童话故事,也不知道是给什么年龄段的人看的。

他已经没有心思看完了,图书馆里没有他想要找到的魔导书。

唯一有些在意的,就是手中这本。

〖迷途的小羊与流火的使者〗

果然还是放回去吧。

最近在王城之中流行起了新的咒术,虽然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不入流的邪术恶咒就像是瘟疫那样不可避免的传播着,啊 和瘟疫不同的是,几乎是所有人都对法术有着莫名的热衷,因为王国对正统的法术,特别是能够导致伤害的魔法被严格的管理起来,但是越是被限制起来的东西越能引起人们的好奇,而且越为有用。

有勇有谋之士开始频繁的出入管理所抄录魔法,但因为龙语和精灵语的魔法书都有着血统限制,人族每日只可阅读三句,如果有一定比例的其他宗族的血统能看的更多一些,而这些年轻的热血勇士往往迫不及待的把这些半残卷公布于世,或者他们没能活的到把魔法抄录完成的那一天,众所周知,不完整的东西总会引起人的不适,而魔法书残缺的危害则更加直接明显。

最近的魔法书残卷被人称作〖恶戏顽童〗,阅读这本书的关外魔法师有一定几率会直接自爆,至于几率的传言,既然它还能名声在外,那一定不是很大,就像名字那样,像是翻脸如翻书的顽皮小孩子。

没有见过比这更讨厌的小孩子了。

优一郎接下的任务,就是作为隐身术和突袭术最为出色的民间魔法术士,来寻找这本书的全本,或者与其属性完全相克的书籍。

因为阅读过那本书的人都无一遗漏的染上了怪疾,他们变得不能再使用魔力,这一段时间风声传到了王宫,甚至要以此条件颁发通缉令来逮捕这些偷学魔法的罪人,最重可能会斩首示众。

无论是口述,暗示,手写,目睹,都会感染到的可怕疾病。

〖就这么说吧,现在的小优先生你,就像是贫穷魔法师中的翘楚!无数巫女眼中的骑着扫帚的王子殿下喔?!!〗

所以在夜间潜入了皇宫的优一郎,是根据残卷的仅仅两句前言来判断原典的所在的,因为三句以下的任何语句都被判断为非魔法,那也的确是非常的普通的两句话。

无关身份和地位,这个世界的人都狂热的爱着魔法。

吾之神明固然眼中无我。

皇宫的书库固然藏书丰富,令人感兴趣的魔法书想必也是数不胜数,可是在没有阅读条件的现在,就算是闲散如同优一郎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多扫几眼。

女王大人虽然有些气愤着黑羊的叛逃,但她的怜爱之心囊括了这座宫殿的每一个角落,虽然她的私心不知飞向何处,但失落的牧羊犬还是在暗处,静静地注视着她。

『晚上好,你也是过来找书的吗?』

优一郎猛的回头,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他盖着黑色的净布遮住头顶,手中居然真的捧着两本很厚的书籍,宽大的袖口和衣角绣着的山茶花的纹章,毫无疑问他是皇宫里的修道士学徒,这些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一向是平民魔法师的天敌。

他微笑着保持五米左右的距离,但是那姿态实在是太过亲切,让人不由得放松了警惕。

『但是你穿着便服.....』他摸着下巴打量优一郎的装扮,可能是没有见过外界的野法师,不认识这样的鸦袍也说不定。

优一郎穿着的是带着宽大帽檐和雪白衣领的纯黑法师袍,为了更好的感受到元素力这种衣服通常都宽袖阔摆,这只是没有信仰的野法师的装扮而已。

『啊,我懂了。』他两手交错,做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优一郎感到了威胁,悄悄地把右手藏到背后,那里藏着一柄银制匕首。

『你一定是晚上睡不着才来用功吧?真是努力呢。』

他爽朗的笑起来,这时优一郎借助月光看清了他的长相,与这个年龄相符的稚嫩却美丽的面容,还有从净布之下露出来的白金色的短发。

『啊....对,你也是吗?』他感觉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图书室里的漆黑身影居然还会被误认为是同学,现在的贵族都这么天真吗?

『啊,我是来写作业的,白天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刚刚才知道呢。』他摸摸后脑勺,自然而然的坐到了桌前,这时候优一郎注意到,他手中的书很不对劲。

『你....不是这儿的学生吧?』优一郎往后退了几步,手指紧紧的靠在刀刃上,注意到异常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变得更加紧张了,明明如果发现他不是这里的学生应该能够沟通才对。

『您在说什么啊,我有学生证喔?』他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襟,摸索着什么。

『停下!要是轻举妄动,我就炸飞你那只手!』他放大了音量,已经不怕引来巡逻的卫兵了,因为这家伙大概早就布下了绝缘结界,就在这附近的范围内。

『所以说.....我真的....』

『你的书、那不是正常的课本吧?』他的额角滴下冷汗,没想到能在这里见识到,传说中最危险不过的。

『你发现的真快啊,明明差一点我就可以得手了。』

他再次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容是有些赞赏的冷笑,像是所有傲慢的施术者那样扯开嘴角的嘲讽。

他的身份,是〖盗书者〗,也就是那些散布着危险残卷,冒死抄录宫廷魔法的亡命之徒,一开始真的被外表所迷惑的优一郎,是通过他手中书本的气息感知到不对劲的,那大概就是他要找的书,而被这个人握在手里的原因,一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本身就是抄录魔法残卷的人,最开始的目的就是散播怪疾,然后高价卖出这本魔法的全本,大赚一笔吧。

『得手.....?』他再次绷紧了神经,生活家就是窗户,跳下去的话说不定还要比继续呆在这里生存几率要更大一些。

不是开玩笑,这个人身上传来的浓重血腥气刚刚才完全的释放了出来,这必定是牺牲了众多性命,沾染了无数罪孽才会拥有的强大魔力。

人类的鲜血比起猪血牛血到底有何区别?更稠或是更腥?

『你的运气很好,我恰好需要你手中的那本书。』

他指指优一郎的怀里,应该是因为紧张,刚刚开始一直牢牢的抱在怀里。

『你需要一本.....童话书?』他下意识回忆着刚刚翻阅过的内容,这很明显是一本普通的童话书,虽然只扫了几眼,但他绝对解读了三句以上。

『算是吧,他有很特别的作用喔?小偷先生不需要知道啦?』他顶着天使一样的脸孔这样淡然的说道,向优一郎摊开了手。

『把它给我吧,我会保证放你离开的。』

啊,差一点就要松手了。

这绝对不行,他如果不取得那本魔导书的话,重要的人很快就会被卫兵找到了。

没错,这一次大冒险并不是只为了那些受残卷影响的贫瘠魔法师,也是为了他的老师,因为治疗时误感染了怪疾的重要的家人。

『那就....交换吧。』

『我拒绝。』少年的面容变得冰冷,或许他已经认定优一郎无法交流决定下手了,虽然两只手都暴露在视线中,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

夜空中传来拍打翅膀的声音,听闻城堡周围飞翔着食人的魔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但那都要比待在这个少年的面前,与他为敌要来的更好,像是心脏跳动那样的阵阵悸动刺激着这变得危险的空气,有什么魔法能够制止这一切?

〖没有人比〖盗书者〗更喜欢魔法了,虽然一直在卖给别人魔法,但他们往往都能将见过的魔法倒背如流——〗他想起了筱娅的叮嘱,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下半辈子再也不会有的绝顶的妙计。

绝对会把看过的魔法倒背如流——

他张开嘴,对方意识到他可能要咏唱魔法,立刻开始了攻击,他手中的刀变成了煅烧般的灼金色。

没用的,因为只有两句而已。

然后意料之中的,听到了对面传来的连续咏唱,那个少年下一刻便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

从两个人口中咏唱出来的,也可视作独立的魔法,而优一郎记得〖恶戏顽童〗的前言两句,只要说出这两句,抄录者本身的金发少年一定就会不由自主的接着咏唱下去。

虽然他只说了一句半,但这也被视作了魔法发动的条件。

未曾得知后续,以及不在脑中简化咒文的咏唱,自然也是残卷的阅读行为。

『.....』

『.....』

两个人僵持了几秒钟。

『噗。』金发少年首先绷不住笑出了声,一开始是窃笑,过了一瞬变成了捧腹大笑。

『....什么啊这家伙。』面对刚刚为止还要干掉他的少年突然毫无防备的笑了起来这件事,优一郎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好两个人都没有爆炸,就像是他预料的那样这个自爆的几率并不高,至少他并没有中奖。

『哈哈哈你还真有趣诶,我都没见过这样利用我弱点的。』他几乎笑出了眼泪,刚刚还紧紧护在怀里的书现在毫不拘束的放在脚边。

其中一本想必就是魔法原典,而另一本...

『啊,这是童话书,你手上那本的后传。』

〖命运的悲剧双子〗这本书的封面上画着被银剑穿透的流泪的黑羊。

究竟是什么展开啊.....优一郎吞咽了一下喉咙。

『虽然很幸运我们都没有死,但我们都没有办法使用魔法了,高招啊,小偷先生。』他拍拍手,湛蓝的眼睛里映着优一郎困窘的脸。

『除了接着解读原典,这个魔法无法破解,并且无法得知魔法的具体效果。』

『那我们.....』

『只有逃了。』一把扯住优一郎的后衣领,少年灵巧的翻出了窗户。

『对了,小偷先生的名字叫什么?』明明在往下急速坠落,金发少年还是那副笑容。

『啊,优一郎,你叫什么名字?』

『听说互相吐露姓名是勇者之恋的开始呢,但是小偷先生太弱了还是放弃这个恋爱flag吧。』

『喂!?!』

『米迦尔....不是笔名喔?』

『和这种家伙一起解读原典还不如就这么自爆算了。』

『啊,只有这一点我也保持相同的意见。』

高速坠落的,像是流星一般的两人很快被风托起,优一郎虽然知道可能会有点小把戏,但没想到会是这种。

『这是我一早就准备好的反重力魔法喔,和小优先生不一样,我可是很聪慧的啊。』

『你这家伙....!!』

但是稍微有一点童话中的勇者的感觉了,怎么回事?胸口在发烫。

这些斗嘴都是解读完那本〖真爱魔法〗之前的故事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