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君のお嫁になりたい
 
 

『メルスト』 浸溺光之塔 奥优

这是送给@王梁溪   的第二篇奥优,同时庆祝我终于把小天使接回家!!!

因为是有些扭曲的架空所以可能会出现一些反胃症状也说不定(ಥ_ಥ(ಥ_ಥ)


这一篇的白羽根是坏掉的白羽根。

















浸溺光之塔


穿越云层折射到中央喷泉之上的温柔绚丽的阳光,雪白一片的,像是大理石的森林一样的美丽建筑群,还有静怡的伫立在这之中的神圣的圣宫,变得有些向往那里能看到的,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日出。


〖啊,你醒了吗?〗睁开眼睛的时候,立即就被满溢而出的暖金色的阳光淹没了视觉,揉揉眼睛后仍然无法好好的恢复平时的感觉,眼前不停的冒出小星星。


〖什么啊,难道说你不会说话吗?〗


从刚刚开始一直盘绕在耳边的,尚还年幼的少年的声音,这到底是谁的声音呢?从来没有听过就对了。


迫不及待的再次抬头,稍微能够忍受一点的,溢出日出的光华的窗口,那里站着一名少年,微微侧着头看向这边。


虽然看不太清,但那应该是相当漂亮的一个男孩子,白群色的瞳孔热切的看着这边。


有着浓烈的兴趣——不如说只剩下兴趣而已了。


〖这里是....〗


他坐起身,接触到的是冰冷的石板,这之前难道是一直睡在这样的石板上吗....总感觉身体都跟着疼了起来。


〖这里是塔、不,对于地上之民的你来说,应该是....〗少年迟疑着,他的身形渐渐清晰,没有人比他要更加的像是——


〖欢迎来到天国,吗?〗他张开双臂,露出一个渗人的微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感到渗人,大概是因为,这名少年的笑容之中,并没有一星半点的笑意吧,这么说,应该是连一点欢迎的意思,或者是善意也感受不到。


他比谁都要更加适合〖天使〗这个称呼,像是沾染着晨露的朝雪那样光滑乖巧的银发和镀上了阳光的白皙肌肤,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欢迎来到天国这种话,简直要相信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他使劲的摇了摇头,从外面来的愈术士告诉过他,天国不过是天国之人居住的场所,死人是不会去向那里的。


〖所以说你到底在发什么呆啦——你会说话的吧?〗那个少年可能是觉得他的呆滞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不耐烦的走到了面前,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脸蛋。


〖唔唔——疼疼疼——〗


〖这不是能说话嘛.....刚刚是打算骗我吗?〗


〖脸、脸颊都要掉下来了——呜......〗优捂住自己的双颊,像是被火灼烧一样的痛感还残留着 ,这个少年丝毫不懂得下手的轻重。


〖啊我说,你该不会是个笨蛋吧?〗


这个人,到底在自说自话些什么啊。


〖诶?〗当然自己的吐槽也不能好好说出口,就像是配合他的说法那样发出了一声什么声音表示疑惑。


〖所以说啊——既是笨蛋又是无能的地上之民....真是太可怜了。〗


〖我.....〗我靠。


〖你还真是个可怜的人类啊。〗像是长辈那样,怜悯的揉了揉他的发顶,虽然说法和态度都相当轻蔑,但是被他按揉头顶的感觉有点奇怪。


〖我很正常啦....所以说这里到底是?〗自己躺在满是青石板的房间角落里醒来,然后就看见了这个银发少年,这么一想,这之前的记忆,完全回忆不起来自己的过去,明明知道那里一片空白需要填补,也明白肯定少了些什么,但是潜意识里却告诉自己,那些还是放弃比较好。


〖我之前不也说过吗,这里是空中之国,你说是天国也好啦,难道你是陆生金鱼吗?〗


少年皱眉道,不好,他好像真的在往这个方向怀疑诶。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试着站起身,牵动着全身的酸痛提醒着自己,好像真的在那个地上睡了很长时间。


〖啊,难道说你不记得这之前的事情了吗?〗


少年又再一次凑近他的脸,水千色的瞳孔闪烁着担忧、啊,类似于开封前感觉里面的制品好像有质量问题希望这是幻觉的那种神情。


〖嗯嗯。〗他使劲点了点头,如果可以,他也想从这个少年口中得知一点什么。


〖啊.....解释吗,好吧,勉为其难给你特别解说一下吧。〗他扶住下巴,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按照你之前的表现,我说不定还要再升一个层次、嗯嗯,没错,就这样.....〗先这样自以为小声的嘀咕道。


〖没错,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哦!需要以身相许的那一种!!!〗


他总算找到了合适的定位,这样断言道。


〖这样我也还是不懂啊.....〗以及后面那句话是多余的吧,完全可以去掉吧?


成群的候鸟穿越过整个都市,雪白的身躯和神圣的白色宫殿一同被比任何国家都要耀眼温柔的阳光染成绚丽的金色,在那之中,穿梭着各种各样的背生双翼的,神的子民。


〖真厉害啊.....〗


优感叹道,这个名字是他想到头昏脑热时,才回忆起来的,像是自己的称呼之类的东西。


〖那当然了,这里可是离神明最近的都市,所有的天使,都是神的眷属。〗


少年,奥尔托斯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眷恋悲伤,刚刚还坏笑着的嘴角也垮了下来,微风吹拂着他的额发,明明还是年幼的男孩子,却做出了这种表情。


他的姿态要比那些偶然经过的任何人都要像是天使,可是只有他没有最重要的白色双翼。


神会惩罚有罪的天使剥去他们的双翼,可是一出世,本就是无垢的婴儿的奥尔托斯,就像是所有的罪人那样没有双翼。


明明是地上之民的自己,是如何来到天国的呢——关于这一点,奥尔托斯做出了说明。


〖优,你看那边。〗他伸出手臂指向窗外,几乎半个身子都探出了窗,下意识觉得很危险的优,只好从后面牢牢的抱紧他的腰,明明没有翅膀,却这么大胆......


〖啊、我要被你勒断气了喔?〗他拍拍锁在小腹前的优的手臂,若无其事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神的子民是不会畏惧天空的。〗


虽然这么说,但这可是那种、稍微起一点雾就会变得看不清地面的石塔啊,如果从这里掉下去的话——啊,中间说不定会有时间写封遗书之类的。


〖比起这个,你看那边啦,那是新建的神殿和高塔,过不了多久,那里也应该会变得很热闹吧?〗


〖那怎么了,不是很好吗?〗


优看向那边,他的眼睛已经差不多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所有的建筑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虽然一开始是很漂亮啦,但现在就有点.....晃眼。


〖嗯,对于我们大概是这样吧。〗


〖诶?〗


〖那其实不是出自天使的手喔,虽然很擅长飞行,但是地上之民的能工巧匠更加出色喔。〗虽然难得听到了赞美的话,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啊,就这么说吧,即使是失去了记忆,但是身体本能的会记住自己擅长的事情,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大概懂了是怎么回事,意思是空中之国和地上之民、自己怎么也开始这个叫法了,进行着某种不可告人的人口交易,洗去需要利用的人类的记忆来替天使当牛做马——


〖啊,也并不是那么可恶的事情啦,这些人都没有失去记忆喔?他们也好好的每个月定时拿薪水。〗


他撑着下巴靠着石床坐了下来,惬意的看着外面的风景,特意吊着优的胃口一般慢悠悠的说道。


〖需要洗去记忆的,是那些有着特殊原因的人.....既是必要的,而本身却有因不能离开地面的人。〗


自己也在那其中吗?


〖具体虽然没有听说,但是也听说会隐秘着交易一些地面上的娼妓什么的.....〗他摸摸下巴思索道,有意无意的瞟着优的脸。


拜托了,请一定不要往那方面去想。


〖也不是没有可能啦,毕竟哥哥就是在那样的马车上把你解救出来的喔?〗满满装着失去记忆的地上之民的马车......


〖那、那其他人呢?!!〗可能会有认识自己的人,他这样期待了一下。


〖啊,都遣送回地面上了。〗


〖等等、那我?!〗他手忙脚乱的指指自己,难道是有年龄限制、未满十八岁禁止通行之类的吗?


〖这个吗,是我让哥哥把你留下来的喔?因为从来没见过和自己年龄相近的人,不由得有点好奇。〗


他低下头,是因为提到了自己的兄长吗,好像有点高兴起来了。


〖所以,今天起优你就要做好当我的宠物的觉悟了呢。〗他微笑着说道,然后接着说一辈子之类的,但是这样的声音已经无法传达到脑中了。


明明是这样强烈的日光和这样开朗的笑容,却只能感受到透彻的寒冷。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