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スティルのお嫁さん
是,我就是美少女司机浠。
 
 

【卡金】人形兵器

谢谢!!!!这个梗也太好吃了吧比想象中还要好看!!!!!!!!以及卡金的关系真是太戳心了!!!!

最原终一的胖次:

 @ミスティルのお嫁さん 汐太太生日快乐,啾咪啾咪QAQ


没想到本过期老咸鱼赶上了520。本来以为要翻了_(:з」∠)_


尼尔VER


 


######



回想一下家乡被掠夺、亲人被杀害的痛苦吧!


我们绝不屈服,绝对会从那些可憎的机械生命体手中夺回属于我们的Shangri-La!


愿人类荣光永存!


 


          ——月球人类同盟委员会  西历6998年


 



“Shangri-La这个词在旧世界文明中有着理想之国的意义。后来西历5722年,一群来自外宇宙的外星人使用兵器“机械生命体”大肆侵略地球,并造成人类繁华的历史突然宣告结束。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们被迫撤离那颗星球,移居环境恶劣的外星球。也是从那个时候起,Shangri-La也被赋予了‘地球’的意义。”


僚机充满机械感的解说在狭窄的空间里毫无起伏地盘旋。


“真有说的那么好吗?”金发的少年靠窗远眺着那颗水蓝色的星球,“上次格瑞就被安排去那里执行任务。”


结果那个先头小队全军覆没,冷漠强大的好友没能回来。


 


这回他也被安排进任务小队,要求排除地球某处的“不安定因素”。


但所谓的“不安定因素”到底是什么……目前地堡还没有说清,只提到是最高机密,要等他们降落地球与当地联络人接触后才会揭晓。


 


也许是不愉快的回忆让他心底起了几分烦躁,金发少年挠着后脑勺移开视线。直到现在,他依然不认为那颗名为“地球”的行星上有什么存在能让人类如此执着,更无法理解他们甚至还将Shangri-La这种充满向往意义的词汇装裱在那上面的用意。


 


【无法理解的话就不要去想了。】记忆中的银发好友专心致志地擦拭着手中泛着寒光的斩刀,语气冷淡地打断了他的困惑,【尤尔哈部队禁止拥有感情,我们只是为了夺回人类曾经的家园而被制作出来的——人造人而已。】


 


人造人。


这三个字宛如诅咒般束缚着他。


因为是人造人,所以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因为是人造人,所以只需要战斗就好;因为是人造人,所以没有伙伴,没有朋友,连属于自己的“思想”也不能拥有。


除了“战斗”其他所有都毫无意义,这就是人造人。


 


“我果然还是无法认同格瑞的话。”金发少年小声喃喃,浅色的蓝眼睛里却仿佛藏着簇火焰,“我会找出来的。”


人造人绝不是战斗的工具,就算是人造物,也一定有独属于他的意义。


 


 



耳畔回荡着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击打耳鼓的惨叫在又一次更为剧烈的爆裂声中瞬间安静下来。


 


他挣扎着睁开眼睛,极力保持神智清醒,喉咙深处不可避免地涌上股腥甜。他压抑少顷,但那股腥甜不停地在他喉间堆积,再也无法抑制住地咳出口混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


鼻腔间氤氲着浓烈的硝烟血液相互混杂的难闻气味,殷红的血液从腹部缓缓渗出,伤口处先是很热,然后又迅速冷却下来。


视野之中的世界连同身下的地板被一并染红。随即,那种令人汗毛倒竖的冷意顺着伤口四处蔓延,不容分说地缠满全身,深入骸骨脊髓。


 


想逃,却逃不了……他切实感受到了。


这就是——


死亡。


 


 



西历6990年,人类文明面临着一系列灭顶之灾。


先是外星文明的入侵,接着又是一种人类前所未见的烈性病毒在人群中疾速蔓延开来,肆虐地球,这种怪病被命名为“白盐化症候群”——被感染者早期呈现出凶暴化,中期感染者染色体变异,浑身变为白色,后期理性意识全失肉体开始出现崩坏现象化为怪物。


 


西历6995年,为了防止感染白盐化症候群,人类启动【数据化计划】,研究抽出人类灵魂的“数据化”技术。然而讽刺的是,这项技术基础也是通过外星文明带来的、本来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粒子。通过这种不可思议的粒子,【无中生有技术】才得以确立并形成【数据-义体化】系统技术,为灵魂数据化的人类准备“容器”。


这项实验关系着人类这个种族的延续,因此即使反对的呼声不断,也依然有组织在暗地里把一些孩子“聚集”起来以便研究,只因为抑制白盐化的药物效果最明显的主体是孩子。


 


阳光懒洋洋地透过狭窄的窗户,投射在一片雪白的房间内。


窗外大片大片的空地上堆积着数不清的建筑材料,远处犬牙交错的废墟被全数移走,一座崭新的塔状建筑正在渐渐耸起。


今天似乎有什么重要来客到访,设施内部的一切工事都暂停了下来,他们所处的这一片区域难得安静了下来。空旷的房间内,孩子们三三两两地蜷缩在角落里,企图将自己的身影全数隐藏在阳光无法到达的阴影深处。


 


“好几天都没看到埃米和艾比了。”金发男孩坐到他跟前向他搭话。


“……怎么,想他们了?”他抬起点眼睛,从言语到口吻都沉静地仿佛不属于一个小孩。


“因为一点消息都没有啊。”男孩笑了笑,脖子上的铭牌在阳光中反射出一缕刺眼的光线,“听说‘那项研究’一直没有进展,‘他们’很头痛。”


“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偷听来的,在实验台上。”视野中,那名金发小男孩挠着脸颊得意地说。


一种难以言状的情绪陡然从心底翻涌而出,他微微睁大眼睛,原本早已死寂的心房里不断翻滚着某股诡异的不安。


“被发现了?”他脱口而出。


“放心吧,卡米尔。”男孩挺起胸膛,“‘他们’没有发现我提前醒来,嘿嘿!其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注视着男孩暖洋洋的笑脸,向来沉静的神色中带着几分罕见的涟漪。他垂下眼睛沉默片刻,又带着点松了口气的意味地抬起手摸了摸对方蓬松的脑袋:“嗯。”


他也不知道这句“嗯”到底代表了什么,可在这一刻,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想见到眼前这个浑身都充满希望的男孩从他眼前忽然消失。


 


“实验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金发男孩撅起嘴,浅色瞳孔里似乎有星辰在闪耀,“不过约好了噢,卡米尔!”


他兴致勃勃地伸出小拇指递到他跟前。


“要一起离开这里!”


 


“……”


他神色复杂地注视着男孩翘起的手指。


黑发男孩早就明白没有人会祝福自己的诞生,也许这辈子对家族唯一的贡献就是他是个极其合适这场实验的“素材”。也正因如此,他被轻而易举地放弃了,美其名曰“为了绝大多数人类而必要的牺牲”。


 


但是现在,却有人伸出手紧紧地拉住了他。


 


“我知道了,金。”


 


 



卡米尔猛地睁开眼睛,胸腹上被贯穿的伤口一阵又一阵地发疼。他尝试着想要缓缓移动一下身体,但压在他背部的废墟纹丝不动。


少年的行动再次以失败而告终。


 


耳蜗嗡嗡作响,头痛欲裂。


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的往事,虽然这些事他其实并不怎么愿意去回忆。


和金约定后的次年3月,人类高层成立国立兵器研究所,之后不久便发生了新型兵器暴走事故。战场上的人造兵器突然不分敌我地展开屠杀,人类方损失严重。与此同时,作为实验体之一的自己被带入研究所紧急实行【实验兵器Camille】封印暴走兵器作战。


 


即使记忆早已碎裂不堪,但卡米尔依然记得浑身染血的金死死捂着脑袋,拼命挣扎的痛苦姿态。


【抱歉,卡米尔,明明约定好一起离开的。】


【可是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透过金血肉模糊的指缝,卡米尔清晰地窥见少年浅蓝的眼睛里逐渐染上冰冷疯狂的红。


 


【我想死。】


 


“僚机,真的是这里吗?”


恍惚间,他仿佛听到了某个熟悉的嗓音。


卡米尔猛地一愣,然后奋力支起身体。


——金?——


 


 



“轰隆——!!!”


伴随着一阵巨响,工厂地面剧烈摇晃起来。


金发少年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几乎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的机械体:“这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


“否定:该敌人并非目标,建议迅速排除。”


“……啊???迅速是什么意思?虽然我知道我很厉害?!”


就在金拎着武装拼命思考要怎么“迅速排除”敌人之际,一段通讯忽然传了过来。


 


“金……我现在……就把这次的任务……目标资料……传给你。”也许是由于信号不稳,清澈的少年音断断续续地透过僚机响起。


“啊,麻烦你啦,紫堂!”金飞速闪避开敌人的攻击,反手一枪捅在巨大的机械手臂上,整个人都顺着机械体强大的力量离开了地面。


他深吸一口气,浅蓝色的瞳孔略微打量便已找出敌人的弱点。


“既然已经做好了觉悟,就不应该临阵退缩——不好意思啦,退场吧炮灰!”


 


 



“唔,这是什么怪物?”


注视着僚机上方传来的影像,金捏着下巴满脸困惑。


一直以来,尤尔哈部队的敌人数据库中都只有一种名为机械生命体的机械兵器和制造出它们的外星人,但这种荆棘状的白色怪物完全没有机械兵器的那种金属感……


“报告:这是一种崩坏化产物,本体不明。”


金蹙着眉毛,完全搞不懂自家司令官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大家也都知道雷狮喜怒不定的脾气,反正也不知道那位到底在想些什么,渐渐地,只要司令官的命令执行就够了就成为了所有人造人的共识。


 


“哦哦,抓一只活的回去给雷狮就行了吧?不过地球这么大,要上哪里找,给定位吗?”


“否定:无法标记没有具体识别资料的对象。”


 


 



搞砸了。


金猫着腰蹲在一处塔状废墟下方,头疼地捂住额头。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运气居然这么好,居然能够在迷路的途中找到那群白色荆棘怪物的老巢。


本来他并没有恶意,只是想着趁那群怪物不注意,偷偷抓走一只就好,谁知道行动中暴露了踪迹,怪物们争先恐后地咆哮着围攻他……所以他只好用上了镭射。


 


但是……但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没控制好火力把整座塔都轰成废墟,结果那些奇怪的生命体也都全部死光光了……


“前、前功尽弃……”金带着点失落垂下脑袋。


“报告:废墟内部还有生命迹象。”


“真的?”少年的声音顿时恢复活力,他跟在僚机身后一路狂奔,最终站在废墟上方困惑地问道,“僚机,真的是这里吗?”


随即,一道清泠的声音顺着从废墟下方传入耳朵,金的身体不可遏制地僵住了。


 


他听不懂那声单调的鸣叫中所包含的意义,但却在他的脑海深处勾起几分莫名其妙又令他胆战心惊的熟悉感。


几秒的怔悚后,金忽然开始奋力刨开掩盖在“目标”上方的碎石。


 


有什么东西在这下面——


呼唤着他。


 


 



那只怪物有点奇怪。


金把它挖出来的时候,它浑身都是殷红的血液。白色的荆棘状怪物虚弱极了,它安静地蜷缩在他的手臂中,卷着一只类似于手的触角紧箍住他的手腕一动不动。


 


“喂,你还好吧,我这就带你回基地——”


虽然不知道这种怪物能不能听懂他说话……暂且试一试吧。这么思忖着,金开口道。


白色的怪物发出一声虚弱的叫声,然后蹭了蹭金的下巴。


 


也不知为何,金忽然鼻子一酸。


 


他连忙抱紧了那只乖巧的生命体,启动飞行装置返回地堡。


 


 



咦,这个是——


狭窄的驾驶室里,怪物递给了金一块锈迹斑斑的铭牌。


虽然不太懂为什么它要特意避开僚机,但金依然接过了那块小小的铁牌。


 


下个瞬间,印入眼帘的字母拼出的那串字句令少年浅蓝色的瞳孔陡然收缩。


 


【愿人类荣光永存】


 


……为什么会提到这一句?


怪物身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年轻的战斗型人造人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这个刹那,他仿佛什么都没想,但又似乎考虑了许多。他下意识地攥紧铁片,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反转过来——


 


King。


那是他的名字。


######


后记
因为有小伙伴戳我没看懂。那我稍微理一下两条线的故事吧。


首先是表线:
金因为机密任务到达地球,结果发现任务目标是从没见过的白色怪物。
他误打误撞进了怪物巢穴被群攻,为了自保启用武器结果没控制好火力歼灭了怪物。结果僚机侦测到还有怪物存活于是金把怪物挖出来一起回到了基地。
但在返回基地的途中,怪物瞒着僚机和地堡给了金一块写着他名字的牌子。金意识到他自身可能(遗忘)了什么。以及怪物和人类是不是有着某种关联的可能性。


暗线就是:
卡米尔和金是人类研究所为了研究(人类灵魂数据化并植入机械义体),从而让人类回避白盐病的实验品。
然而数据化的灵魂却没有办法顺利放入机械义体中,最后只有金这一例成功案例。
金被改造成战斗型兵器投入战争,结果义体却生出了自身的人格(黑金),两个人格相互争夺身体而导致暴走,造成人类方极大的损失。
为了阻止金的暴走,卡米尔被改造成新型兵器,并顺利将金杀死。
金的义体被回收,记忆数据被清空,然后重新当做战斗机械人造人投入使用。


另一方面,卡米尔并没有人造人的躯体,他感染了白盐病崩坏成怪物,靠着本能回到曾经和金一起呆过的设施里,意识曾一度崩溃。
后来金的火力打击令他回复意识,并带着他回到地堡。
他知道金失去了曾经的记忆,也知道金以后可能还会遇到同样被其他人杀死(再次被格式化)的情况,甚至知道自己被带去地堡九死一生。于是将一直带在身上的金的铭牌(也是曾经金的遗物)物归原主,提醒他要小心尤尔哈部队。

评论(2)
热度(270)